1. 高教研究所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學校首頁  本站首頁  機構簡介  學報社會科學版  學報自然科學版  科研管理  下載專區  投稿須知 
        內容頁
        當前位置: 本站首頁>>科研管理>>教科訊息>>正文
        智庫建設與教育科研創新
        2016-09-06 14:18   審核人:

        時間:2015-09-25 10:27來源:《當代教育與文化》2015年第4期作者:王鑒

        摘 要:智庫是指由多學科專家組成的為決策者在處理社會、經濟、科技、軍事、外交、民族、教育等各方面問題出謀劃策的公共研究機構。我國教育領域亟需建設一批專業智庫。國家教育智庫建設雖有了前期的基礎,但作為真正意義上為國家政策咨詢服務的教育智庫還有很大的差距。智庫建設背景下的教育科研面臨著創新挑戰。首先,教育科研機制創新,需要建設開放的教育智庫,匯集一流人才,強化聯合攻關。其次,教育科研創新,需要轉變傳統的研究范式;再次,教育科研創新不僅為國家教育政策的制定服務,更要引導民眾、教育民眾。 

        關鍵詞:智庫;教育智庫;教育科研創新 

        一、國家政策驅動下的教育智庫建設 

        (一)何謂智庫 

        所謂智庫(think tank),也稱“智囊機構”,又稱“思想庫”或“智慧庫”,是指由多學科專家組成的為決策者在處理社會、經濟、科技、軍事、外交、民族、教育等各方面問題出謀劃策的公共研究機構。如美國的胡佛研究所、蘭德公司等。智庫的職能主要包括:提出思想、教育公眾和匯集人才。智庫在一個國家的內政外交政策的制定中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以致有些學者將智庫視為繼立法、行政和司法之后的“第四部門”。[1]鑒于智庫在國家決策中的作用與功能,我國政府在決策中也越來越重視智庫的建設及其功能的發揮。 

        2014年10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審議了《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在中央文件中首次使用了“智庫”概念。在此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進行治國理政,必須善于集中各方面智慧、凝聚最廣泛力量。重點建設一批具有較大影響和國際影響力的高端智庫,重視專業化智庫建設。[2] 

        (二)教育智庫 

        教育部制定的《中國特色高校智庫推進計劃》指出,通過2011協同創新中心、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社科專題數據庫和實驗室、高校軟科學研究基地建設等,整合優質資源,建設新型智庫機構。結合我國教育領域智庫建設的現實情況,國家教育智庫包括中國教育研究院、國家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等官方智庫,教育學領域12個國家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高校智庫,21世紀教育研究院、中國教育30人論壇等民間智庫。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在全國教育科研系統發揮著領軍作用,是打造中國特色一流國家教育智庫的重要基地。近年來,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以建設一流國家智庫為目標,建成了教育部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規劃與戰略研究中心、教育部國際教育研究中心,探索建立團隊合作、聯合攻關的工作機制。逐步實現了從個人興趣向服務國家、服務大局轉變,從分散的、個體化研究向團隊合作、協同創新轉變,從經驗性思辨向依靠事實和數據轉變,從重論文、著作向重完成國家任務、服務決策轉變。教育學領域的國家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共有12個,主要分布在全國的高校里,是國家高校教育智庫的主要依托,包括了高等教育、基礎教育、農村教育、民族教育、道德教育、教師教育課程與教學、比較教育、教育經濟、公民教育等重要領域和特殊領域。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建設,是我國人文社科領域的重大舉措,經過十多年的建設,人文社科基地已經成為國家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高地,基地建設起點高,綜合性強,是集“理論研究、人才培養、學術交流、咨詢服務、信息數據”為一體的國家教育智庫,重點基地的建設就是教育智庫的建設,今后在完善基地各項功能的基礎上,將重點放在協同創新、資源整合、數據庫建設等方面,為國家教育決策提供重要的咨詢服務。民間教育研究機構作為中立的教育智庫正在興起,影響逐漸擴大。 

        二、學術研究視野中的國家教育智庫建設 

        (一)國外教育智庫建設的研究與借鑒 

        黃忠敬教授介紹了美國的教育智庫及其影響力,他認為,美國教育智庫的影響力可以從影響對象及影響方式兩個方面可見一斑。從影響對象來看,主要包括對政府及其決策者的影響、對大眾及其輿論的影響。從影響方式來看,在不同的對象方面存在著差異,可以通過引用率、發行量、上鏡率、點擊率來見證。智庫研究者主要是通過在政府任職、成為政府咨詢專家組成員、邀請官員參加智庫學術會議、參與政府的項目等方式影響政府的政策決策,并通過發行學術出版物、召開各種形式的會議和舉辦研究班、利用大眾傳媒等影響公眾與輿論。[3]蘇紅認為澳大利亞教育委員會的經驗在于:第一,形成獨立于政府的運行機制,主要通過與政府簽訂合同的形式為政府提供服務;第二,擁有明確的發展目標并持續堅持是智庫發展的基礎;第三,走專業道路,促進人才持續成長。[4]曾天山等在考察澳大利亞與新西蘭的教育科研情況后認為,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以國家教育科研機構為主的教育智庫日益崛起,正在成為影響政府教育決策的重要力量。兩國教育智庫對教育發展的影響表現在:構建基于標準的質量框架;促進多元文化融合教育的發展,提高教育競爭力及全方位影響政府教育決策等。[5] 

        關于國外教育智庫的研究表明,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的教育決策中十分重視對智庫的建設,并以獨立的機制運行,與政府簽訂協議的方式為政府的教育政策制定與決策服務,在提供思想、引導公眾、匯集人才等方面形成了良性循環,這些研究對我國教育智庫的建設無疑有十分重要的參考價值。 

        (二)教育智庫建設的理論反思 

        關于教育智庫,如何定位,如何建設,如何發揮其功能,有其內在的規律可循,需要在借鑒國外成功經驗的基礎上,研究智庫自身的運行特點與規律,形成科學有效的教育智庫。為此學者們進行了專題探討。 

        吳康寧教授論述了新型教育政策智庫的基本特征:第一,職能專一;第二,學科協同;第三,獨立運行;第四,多樣發展。[6]王建梁、郭萬婷認為教育智庫建設方面的主要問題表現為:獨立性不足、影響力不廣、專業性不強、可操作性不夠以及教育智庫結構失衡等,并提出了我國教育智庫建設應變應急導向為前瞻導向、變闡釋導向為創新導向、變單一學科導向為跨學科導向、變體制依附導向為獨立發展導向、變內部封閉導向為協同共贏導向、變單一服務為綜合服務導向等具體對策。[7]張衡認為,目前,教育智庫在我國受到高度重視,但機構的建立并不等同于功能的發揮,教育智庫的作用也并不必然具有積極意義。錯誤的預設、角色選擇困境等可能構成教育智庫作用發揮的障礙。[8]關于智庫的理論研究,主要包括智庫的類型研究、智庫的特征研究、智庫的定位研究等。教育智庫的類型研究旨在讓教育智庫建設分門別類,不同類型的智庫發揮不同的作用,各盡所能,各司其職。教育智庫的特征研究旨在把握好教育智庫的中立性及獨立運行機制,真正發揮智庫的咨詢服務功能。教育智庫的定位研究旨在處理好智庫與政府及決策部門之間的關系,使智庫成為“第四部門”。 

        (三)教育智庫建設的專家建議 

        教育部社會科學司在北京召開了“貫徹落實高校智庫建設座談會精神,為教育改革發展貢獻智慧座談會”,參會專家學者結合自身工作實際,對如何打造高校教育智庫,推動教育改革發展,提出了富有見地的意見建議。北京大學佟新教授認為,第一,讓學術研究為社會服務,并在研究中敢于提出“真問題”;第二,增加自覺服務意識,努力服務政府的科學民主決策;第三,增加對學術成果的大眾宣傳,引導社會輿論。華中師范大學范先佐教授認為,發揮高校咨政建言作用需處理好四個結合:第一,堅持個人學習興趣與國家需求相結合;第二,堅持基礎研究與應用對策研究相結合;第三,堅持專業研究與跨學科研究相結合;第四,堅持高校與實際部門相結合。[9]為充分發揮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教育口重點研究基地的學科優勢,2014年12月20日在上海召開教育部社會科學委員會教育學部委員暨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教育學基地主任圓桌論壇。會議主題為“創新驅動下的教育重點研究基地建設:現狀與愿景”。論壇嘉賓分別就基地如何成為國家教育智庫進行了深入討論。教育部社科委員、南京師范大學吳康寧教授認為,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教育智庫較少,建設國家教育智庫要尊重智庫建設的內在規律,切不可一哄而上。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智庫具備四個特征:獨立運行、職能專業、學科協同、多樣發展。我們建設國家教育智庫就要充分考慮作為智庫的四個基本特征。教育部社科委員、西南大學張詩亞教授認為,教育智庫建設需要在三個方面開展深入研究。第一,教育智庫的定位問題。教育智庫作為一個中立機構,應持有中立的價值,既不唯上,也不唯我,而是以問題為中心,以研究者的良知為標準,為國家教育決策服務;第二,教育智庫的研究方法問題。教育本身的問題常常是復雜的、綜合的,有時是非教育自身所能解決的,需要協同社會其他部門共同解決,問題之綜合性性與復雜性決定了智庫研究者們的多學科聯合扎根問題的研究方法;第三,教育智庫建設要處理好學養與急用的關系。一講智庫建設,很多人就會想到應用性研究,豈不知如果失去了理論性研究之學養,應用性研究便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教育部社會委員、華東師范大學鐘啟泉教授認為,課堂教學改革十多年了,中小學課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最近一些新的問題又出現了,比如倡導貴族式教育、天才教育,比如打著教育技術與優質教學的幌子開展現代的教育殖民,比如幕課與翻轉課堂真的能改變我們的課堂嗎?面對這些新問題,作為國家教育智庫的課程與教學研究中心就應為國家課程改革政策提供決策依據。東北師范大學農村教育研究所鄔志輝認為,農村教育的智庫建設,應以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為依托,突出問題意識,強化問題驅動。突出數據意識,強化大型調查。突出理論意識,強化學科交叉。突出改革意識,強化機制創新。華東師范大學基礎教育研究所楊小微教授認為,基礎教育智庫要求研究轉型,從專家個人興趣和行為層面的決策咨詢,轉向基于合作、參與和重要成果的建言獻策。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研究基地主任別敦榮教授認為,建設好高等教育智庫,需要做到“三個堅持”:堅持立足學生,實施全程管理。堅持問題導向,循據為證解析原因。堅持中國特色,提供真知灼見。西北師范大學西北少數民族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在“內部整合,外部聯合”方面做大文章,在加強民族教育理論研究的同時,加大科研成果轉化力度。近年來,加強雙語教育智庫建設,積極為民族教育決策提供借鑒和支撐。北京大學教育經濟研究所副主任岳昌君教授介紹了基地的情況,并提出了教育經濟研究所未來關注的三個問題。北京師范大學比較教育研究中心、教師教育研究中心,河南大學公民教育研究中心,南京師范大學道德教育研究中心的主任先后分別介紹了基地的建設情況及在創新驅動下轉型國家智庫的行動計劃。 

        綜合分析專家建議,我們不難發現,建設國家教育智庫的具體策略包括:第一,高校教育智庫建設要處理好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之關系,智庫建設的根本在于專家隊伍建設,基地要匯集多學科專家協同研究教育問題。智庫建設的基礎在于理論研究,沒有雄厚的理論研究作基礎,應用研究也成為空中樓閣。智庫不僅出思想,還要出政策。第二,高校教育智庫建設以現有的人文社科基地為基礎,研究國家教育政策制定與政府決策領域急需的一些重大問題,真正發揮智庫的社會服務功能與咨詢服務功能。第三,各研究基地之間要加強合作,協同創新,形成內部整合外部聯合的工作機制。 

        三、智庫建設背景下的教育科研創新 

        國家教育智庫建設雖然有了前期的基礎,但作為真正意義上為國家政策咨詢服務的教育智庫還有很大的差距。智庫建設背景下的教育科研面臨著創新挑戰。 

        首先,教育科研機制創新,需要建設開放的教育智庫,匯集一流人才,強化聯合攻關?,F代社會,教育問題常常不是教育領域的單一問題,教育問題僅僅從教育領域內部是不能有效地解決的。比如,高考問題,比如作為民生的教育問題,又比如作為政治穩定與邊疆安全的民族教育問題等,教育問題越來越復雜,越來越綜合,解決教育問題先要研究教育問題,再通過國家政策來解決。研究教育問題需要多學科專家聯合攻關,需要國家教育智庫匯集國內外一流人才,而傳統的教育科研部門或國家文科基地在這方面顯然還普遍存在著不足。因此,作為國家教育智庫的教育科研機構要在機制上創新,發揮智庫的引導、指導、推進、組織的作用,加強跨部門和跨領域的深度科研合作,發揮全國教育科研領域的整體功能。 

        其次,教育科研創新,需要轉變傳統的研究范式。著名數據庫專家吉姆·格雷(Jim Gray)認為,我們先前已經有過三種不同的科學研究范式,分別是實驗的(Empirical)、理論的(Theoretical)和計算的(Computational),但這三種范式如今均已經跟不上時代的步伐。海量的數據需要通過數據爆炸(Exploration or escience)這一全新的第四種范式,這便是所謂的數據思維。[10]教育科學研究同樣走過了實驗研究、理論研究、實證研究的階段,這些研究范式今天仍然是不可缺少的,但面對教育領域的重大問題研究時,我們最為缺乏的就是總體的數據、微觀細查的精確性、相關性等數據資料。大數據時代的最大轉變是我們的研究從因果關系讓位于相關關系,我們只要知道是什么,而無需知道為什么。比如,在大數據時代,考試數據分析尤其是海量考試數據挖掘利用開展評價工作,是未來教育考試實現向專業化考試評價服務轉型的關鍵。又比如,民族教育研究中需要對民族地區學校、教師、學生等相關信息的整體基本統計分析,又需要深入細致的調查數據,還需要音頻圖像等海量的文獻資料,而且關于民族教育的大數據分析對于民族教育的輿情與政策制定都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所以,教育科研部門,尤其是國家教育智庫機構之間,整合科研資源,共建共享,努力開展大數據時代下的新型研究,對于提高教育研究的科學性與準確性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也為咨政服務提供理論上的合法性。 

        再次,教育科研創新不僅為國家教育政策的制定服務,更要引導民眾、教育民眾。教育智庫有兩個基本的特質,一個是公信力(credibility),一個是影響通道(access),教育智庫在教育政策制定過程中提出專門知識和政策理念,這種專門知識和政策理念會引導民眾,也會教育民眾,作為中立的機構與權威的組織,它對公眾有很高的公信度,當然這是建立在智庫的專業知識與權威研究基礎之上的。我們國家的教育科研部門和教育研究機構,傳統的研究多集中在理論研究方面,對應用研究較為輕視,更談不上通過自身的研究成果影響和教育民眾。隨著現代媒體的發展,國家教育智庫要通過媒介推廣自己的研究成果,擴大公信力與影響通道,不僅為政府決策服務,而且為教育公眾服務。教育事業的發展有其內在的規律,而公眾對它的理解常常是經驗的和非理性的,教育智庫就要發揮公眾的輿論引導與教育功能,讓公眾理性地對待教育現象及其存在的問題。比如,高考成為基礎教育指揮棒與家長長期對子女的家庭教育方式及望子成龍的觀念密切相關,如何通過教育智庫引導家長對此類現象的認識,顯得尤其重要,比如新成立的中國教育30人論壇,通過舉辦學術活動,以網絡為渠道,廣泛宣傳現代教育理念,對于公眾的教育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又如,我國在西北、西南分別設立了西北少數民族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和西南民族心理與教育發展研究中心,這兩個研究中心的成果不僅為國家制定民族教育政策提供了相關依據,也通過其網絡與學術交流,讓更多的民眾了解民族教育的政策,也發揮了教育公眾的作用。 

        參考文獻: 

        [1]劉恩東.美國智庫發展新趨勢[N].學習時報,2014-05-05(A6). 

        [2]習慶平為何特別強調“新型智庫建設”[EB/OL].中國共產黨新聞網(www.cpcnew.cn).2014-12-29. 

        [3]黃忠敬.美國教育“智庫”及其影響力[J].教育理論與實踐,2009(5). 

        [4]蘇紅.澳大利亞:教育智庫如何成長與發展[N].中國教育報,2014-10-01(9). 

        [5]曾天山,王小飛,吳霓.澳新兩國國家智庫及服務政府決策研究——澳大利亞、新西蘭教育考察報告[J].比較教育研究,2013(8). 

        [6]吳康寧.教育改革需要什么樣的國家智庫[J].中國高等教育,2014(6). 

        [7]王建梁,郭萬婷.我國教育智庫建設:問題與對策[J].教育發展研究,2014(9). 

        [8]張衡.教育智庫何以可能[J].教育發展研究,2014(7). 

        [9]打造高校教育智庫,為教育改革做貢獻——高校智庫建設座談會發言提要[N].中國教育報,2013-08-21. 

        [10]曹衛東.開放社會及其數據敵人[J].讀書,2014(11). 

        (責任編輯:高教學會)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長春大學高教研究所 | 電話:0431-85250233(學報)   0431-85250375(高教) | 地址:長春市衛星路6543號 | 郵編:130000

        云南11选五